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6.12 脑力测试
腦力test
... 点我继续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许多人长大后
精魂会幻变成粉蝶飞扑向童年草原
寻找昔日梦想
醒来后
尽一切力量圆梦

司机永远在路上
只有乘客可以下车
司机历尽沧桑,唯有向前
世上,有些人是司机,有些人是乘客


这一个故事实在看的有些惊悚。五·一二大地震过后,想起国家这一年的天灾人祸,就时常会觉得人生会在不经意之间发生许多连想都想不到的意外。于是就有些有心的朋友,看到一个个诡异的威胁到人安全的案例时会想到转发给朋友,在这座治安算是很不错的城市里,人人也开始杯弓蛇影起来。
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个故事的主人王千岁就是专跑夜线的司机。居然在小说一开始就遇上了这么凄艳的祸事。之后,又不断地的在同一条线上有奇遇,因经过小说一开头的那件事以后,千岁也胆大了起来,总是适时的化险为夷,还成为了一个模范。
正在事情渐渐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时,千岁的父亲出现了,但千岁并不知晓。所谓的王叔也不过是个有办法的中层运毒者,且把千岁拖下了水。当然得知真相以后,断然拒绝了,一如他在夜班奔波时遇上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时所存有的社会良知与责任。
小说最后,千岁远走加国。遇上好心的导游,愿意为他移民帮上很多忙,殊不知这原来依旧是“王叔”安排在他身边的美人计罢了。
小说就在这里戛然而止了。实在让人惊恐不定,甚至在疑惑究竟是在看谁的小说——难道作者应该是李碧华?
丘灵想,
你不知道我是谁,
虽然摆脱了出身的噩梦,
我仍是一个幽灵,
永远像个吉卜赛。
说实话,程真最喜欢红色,可是通衣柜找不到一点红,谁也没说过一个人喜欢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

真奇怪,每一间屋里都有一座舞台,上演悲欢离合

到后来,总是斗讲世上最难听的话,使对方经历人间至大的难堪。
所以,如果爱一个人,千万不要与他同居或是结婚。
维持一个辽阔的距离,偶遇,可以爱慕的目光致敬,轻俏温柔,不着边际地问:“好吗?”一年一次已经足够。

她离开咖啡座往大街散步,一边走一边想起一个朋友遭遇,移民后朋友一直把自己当个游客,游了几年,忽感厌倦,想回家去,蓦然发觉已经没有家,回不去了,不禁痛哭失色。

我觉得结婚,要不在很年轻的时候,要不就在生命的晚年,当中一段时候结婚,肯定是失败的多。

“物质上我什么都不缺乏,更多更好对我来讲,没有意思,我需要的是一位情投意合的终身伴侣,你可以给我多少时间?”
“程真,你已自由了那么久……”
“太自私了,好比说,我已经呼吸了那么久,现在停下来也无所谓。”

盼望那么久的爱情,却自指缝中漏去。
忽然有人在她身边说:“能够哭就好,哭是开始痊愈的象征。”
那老妇接着说:“要牺牲太多的爱情也不是真的爱情啦。”
她好似洞悉一切,深明程真处境。
“视他如一个在晨曦中消逝的梦好了。”
程真问老妇:“你怎么知道我的事?”
老妇笑了,“你的事?假使你如我一样活到93岁,你就知道,这样的事并不稀罕,我年轻时也遭遇过,它可随时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程真怔怔地,“并不稀罕?”
“啊孩子,最寻常不过。”
2008.05.05 小宇宙—亦舒
无论什么人,无论是哪一种生活方式,都似乎得苦中作乐。

难怪那么多人说第二天不想睁大眼睛起床,原来就是怕做自己。

我们都会变,样子不变,心也会变,许许多多旧友,早已变得如陌生人一般,皆因他们有不同的角色要扮演,去适应生活与环境所需,不得不变。

生命中至美好的事物均属免费。
这世界像一个大马戏团子,
班主名叫“生活”,
拿着皮鞭站在咱们背后使劲地抽打,
逼咱们跳火圈、上刀山,
你敢不去吗?
皮鞭子响了,
狠着劲咬紧牙关,
也就上了。
... 点我继续读
·行乐及时,上天给你什么,就享受什么。千万不要去听难堪的话,一定不要见难看的人。或者是做难做的事,爱上不应爱的人。
... 点我继续读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